大洋新聞 時間: 2014-01-04來源: 信息時報年關將至,可惜李伯只能一個人孤零零地躺在病床上。信息時報記者 郭柯堂 攝
  信息時報訊 (記者 餘詩林) 去年6月23日,家住廣州嘉禾的台山人李伯突發腦出血,被同居女友送到廣東三九腦科醫院搶救。歷經兩個月的治療,李伯可以出院時,院方卻發現,李伯所有的親戚都不願接他出院。其親生女兒遠在新西蘭,從未露面。他的表弟廖先生也拒絕將老人接回家中照料。年關將至,李伯只能孤零零地躺在病床上,每天嘴裡念叨著“我想回家”的話語。
  癱瘓在床生活難自理
  昨日上午,記者在醫院見到了李伯。由於床位緊缺,李伯只能安排在走廊的床位上暫住。
  負責照顧李伯的護工張阿姨說,李伯今年64歲,由於腦出血,現在只能躺在床上,生活完全不能自理。“現在每天要幫他翻三次身,還要喂他吃飯喝水。”張阿姨說,李伯每天都以液態營養素度日,要用註射器送到嘴邊,才能喂進去。“一天要喂四次。”
  眼見記者到來,李伯突然有了些神采,並吐出了一串含糊不清的話語。記者勉強分辨出,李伯口中反覆喃喃著“我想回家”四個字。
  親生女兒至今未露面
  三九腦科醫院神經外三科主任朱泳鵬介紹,去年6月23日,一名唐姓女士將昏迷的李伯送到了醫院,經檢查,李伯患上了突發性腦出血。“當時李伯的病情非常嚴重,完全失去了意識,醫院於是為李伯進行了手術。”
  做完手術後,唐女士告訴院方,她並不是李伯的老伴,而是她的同居女友。“幾天后,唐女士說他們實際上沒有領結婚證,所以沒有能力繼續照顧李伯,然後就離開了。”
  朱泳鵬說,他們撥打了李伯女兒的電話,電話接通後,對方卻稱在新西蘭。“在得知老人病情後,對方也沒有非常重視。”朱泳鵬稱,之後就無法聯繫上對方。“那邊連醫葯費都沒匯過來,更別說過來看老人了。”
  半年僅表弟有來探望
  另一名護工張阿姨稱,老人入院兩個月後,其表弟廖先生曾來醫院看過李伯,但僅在醫院獃了半個小時,就匆匆離開。“當時也沒帶什麼,然後就再也沒來過。”
  張阿姨說,李伯內心中,非常渴望能有人來看看他。“每次看見有人經過,他的眼睛就會看過去,發現不是來看他的,他就會很失望,轉頭閉上眼睛。”
  記者站在老人床邊時,李伯嘴裡不斷地喃喃自語。記者湊近一點,依稀能分辨出,除了“我想回家”之外,還有“我很孤獨”、“想要見女兒”等詞組。
  七萬元醫葯費無著落
  朱泳鵬表示,除了入院時唐女士繳納的幾千元押金,李伯現在還欠著近7萬元醫葯費。“出於人道主義關懷,我們現在免費為老人做治療。”朱泳鵬說,老人已經可以出院。“他現在已脫離生命危險,也已恢復了神志,且沒有併發症。”
  但就老人出院的問題,院方曾聯繫了廖先生,但遭對方一口拒絕。“他不願承擔老人的醫葯費,也不願將老人接回家中。”朱泳鵬說。昨日下午,記者嘗試撥通了廖先生的電話。但一表明身份,對方立刻掛斷了電話。
    (原標題:“我想回家,想見女兒”)
創作者介紹

臥室傢俱

rg62rgbss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