銳評消解“貴族化”,有賴城鎮間再平衡
  近日在國家衛計委主辦的新型城鎮化與流動人口社會融合論壇上,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、辦公室主任陳錫文透露,已審議通過的《關於進一步推進戶籍制度改革的意見》,將很快公佈。與上述論壇遙相呼應,同期在上海舉行的“上海2040戰略專題系列研討會”上,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院長李曉江說,中國城市發展出現貴族化傾向,使得大城市容納流動人口的低成本空間越來越缺乏,人口流動、定居門檻越來越高。(7月8日《第一財經日報》)
  很多超大城市,既缺乏容納流動人口的空間,也缺乏留住外來人才的引力。本質上,這種繁榮模式,需要高密度的資本投入,以及極殷實的消費力基礎,方能得以維繫。於此,很多人樂意將之冠以“貴族化”標簽,指責其生活成本高昂、對平民缺乏友好……這種種責難也許有理,但必須釐清的是,所謂城鎮化同樣是一個城市分層的過程。
  責難“大城市的貴族化”,並不能為城鎮化進程提供多少創見。甚至,在此籠統表述下,公眾會忽略不同城市之間本就存在的定位差別和功能區分。事實上,新階段的城鎮化中,小城鎮、小城市,才是承納“農民變市民”的主要載體。新近通過的差別化落戶政策,恰是基於此種考量……時至今日,我們必須適應,在大城市之外為“問題”尋找答案。畢竟,流動人口的歸宿,從不一定要在已近飽和的龐大都市中。
  所以,大城市的貴族化傾向,其關鍵癥結並不是“難以容納外來人口”,而在於其賴以生存的資源傾斜和財政支持,蠶食了中小城鎮發展的基石。若按照理所當然的邏輯,大城市在被“支持”多年之後,理應具備更強的自我造血功能;而中小城市,則要在資源分配初始,就被更多納入政策視野考量——未來城鎮化的走向,取決於不同級別城鎮之間的再平衡。  (原標題:消解“貴族化”,有賴城鎮間再平衡)
創作者介紹

臥室傢俱

rg62rgbss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